AlisonLee

4级变种人 霍格沃茨狮院6年级学生

今天点的沙雕外卖哈哈哈哈哈哈哈 店家很走心了

【锤基】村里开花城里香(1)

田园派 你值得拥有

建桥施工队:

【锤基】村里开花城里香(1)


#预警#
*主锤基 本篇还有微EC 以后大概会有多CP出现
*田园抒情风 粗鄙之语ooc注意!
*私设Loki是EC的孩子
*3个漫威女孩的激情创作
@AlisonLee @狂暴柏拉图 @踏雪鸢歌 


---------------------



当他从车站出来时,塔楼巨钟的时针与分针恰连成一线,从远处传来十二声悠扬的钟鸣在夜空回荡着,余音迅速被突来的寒风撕裂成破碎的音节,呼啸着掠夺着他身上的残温,随纷纷大雪散落在这新年伊始。


他不禁裹紧了外衣,虽然边角已因磨损略显破旧,尺寸不再合身,被黯淡在路灯冷光下的军绿也少了份凌厉,他叹了口气,望着远方呼啸而过的车辆有些失神,他想起了十几年前也是如此寒冷的冬夜,父亲那句意味深长的话,不禁感慨老人家一语成谶,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站在这里。




广场附近传开爆竹噼里啪啦的声响,孩子们棉衣棉帽裹得严严实实,烟花照亮他们的笑脸,显得无比幸福。然而他顾不上欣赏这些。这可是大年夜啊!他本应该坐在温暖的炕上,本应该和老友叙叙旧,本应该和弟弟享受如此温馨的时刻,本应该...别想这些了,他摇头告诉自己,去找个地方暖暖身子吧。街上的店铺大多早早关了门,好不容易找个小吃摊歇脚,点了碗鸡蛋面疙瘩汤,喝的浑身舒坦。


“这大过年的一个人在外面干什么?”客人的到访引起了老板的注意“看你这副扮相,大概不是本地人吧?你叫什么名字?”


“索大锤”他望着窗外回答,思绪又飘到了那个小村落。


漫山遍野的,是火红的杜鹃花,比杜鹃花更红的,是沉甸甸的高粱穗儿,比高粱穗儿更红的,是在田埂上奔跑的、丁小基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弟弟”索大锤的心中,一直有这个人,从小到大。丁小基从小骨子柔弱,手也是凉冰冰的,大锤总是想把他的手暖热,于是他总紧紧握着小基的手。丁小基的手在他的手中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长大了。丁小基的人也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是村里有名的美人胚子了。而他再一次将丁小基的手包在自己手掌中时,不知为啥,心窝子总是敲锣打鼓地一阵跳,和夏天的雷似的,总觉得有什么雨要下来了,不下,不舒坦。


丁小基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小基他娘开的学校的操场上。那是一个早早儿就暖和起来的春天,早晨也亮的越来越早。村子小路两旁的春草沾满了露水,前两天刚下过雨,小路上净是烂泥,还有两三个耕牛留下的粪蛋子。


那时的索大锤还是个刚上学的适龄儿童,斜挎着书包,脸上挂着两条长长的鼻涕,头发上粘着刚才在小树林玩时挂上的枯树叶子。昨晚还信誓旦旦和他老子保证要好好学习不再逃学,今儿个早上他姐牵着自家的大狗子威胁他,如果他敢逃学就让狗子咬他的脑袋。索大锤不想上学,从来不想。他盘算着怎么翻墙的时候,踩在一滩湿漉漉的草上,吧唧一声摔在泥地里,还和一块热腾腾的牛粪打了照面。当他勉强在小水沟里洗完手和脸在跑到学校时,校门口已经没人了,大门也早已落上了锁。


他索大锤从来不怕锁,从来都不怕。


当大锤扒着一棵树坑哧吭哧往土墙上爬时,他承认,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顾虑的,当然也只是一点点。索大锤溜下墙,拍拍裤子上的土,正迈出脚要往教室走,却发觉身后分明有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坏了,被老师逮住又免不了回家挨鞭子!


“喂!”身后那人叫住了他,大锤猛然回头,不过是个面容姣好的小娃娃。颇为精致的五官,白白净净的脸,乌黑的卷发整齐梳在光洁脑门的后面。索大锤有了胆子,咋胡咋乎地向那小男娃喊“喂!看啥子看!”小娃娃在树荫里的秋千上转了转小鹿一样的眼睛,慢慢爬下秋千,走到他面前,直勾勾盯着他看。大锤被他盯得发怵了,便威胁他“你是谁家的崽儿,谁让你跑进学校玩的?你也是翻墙进来的吗?快说!小心我告诉老师!”“噗嗤”小娃娃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小手帕,递给大锤“擦擦吧,脸上好脏哦”他用一种嘲笑般的姿态笑着看大锤。大锤脏兮兮的小黑手和他手中那块白白净净、整整齐齐又散发着肥皂香气的小手帕相映成趣。不知怎的,大锤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比地里的番茄还红,在这个干净整洁,长得又俊的小男娃面前,索大锤七岁半的漫长人生里第一次被烙上了“不好意思”的印子。他呆呆地看着小娃娃扭着小腰,迈着小腿儿远去的背影,把已经被他脸上手上蹭得黑不溜秋的小手帕又歪歪扭扭叠好,想了想,又神使鬼差地塞进了自己的裤兜。


几天后,索大锤又一次在因为裤子带上的死结解不开而导致尿裤子的事件中再次体会到了羞耻感。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大姐牵着黑蛋儿把大锤堵在一棵树下,大锤一边道歉一边保证再也不会逃学,当他终于在自家茅厕里解裤子上的带子时,突然感到双腿间有一股温暖的热流,同时他也体会到了天堂般的快感,短暂的快乐过去后,索大锤一个人在茅厕里红着脸,对着裤子热泪盈眶,不知怎的,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是小男娃那张欠揍的小脸。


想见到这张小脸可不困难。在老丁和学校多次商量之后,校长查小花决定和大锤进行一场激情人生指导,教育他好好学习,以防止他再干出什么幺蛾子来。于是,放学后在小水沟里撒欢儿掏鸟窝、捣蚂蚁洞的顽皮崽子中,少了个黄毛小孩儿。


来找查校长亲自补课并不是啥光彩事,大锤套上大姐找来的白净褂子,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站在校长家的院子门前等着进屋。查小花家很亮堂,一切东西都收拾得简洁利落,吱呀作响的电风扇消去了一部分暑气,却带不走大锤心头的焦躁。


“顾虑个啥呀?小花教书可有一套了!”一个手提锃光发亮白铁壶的男人冲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大锤听了这番话,心里平复了许多。男人沏好了茶,介绍自己是小花他汉子,现在经营着手工铁器铺的红火生意。正巧校长回家,准备开始给大锤补习。别看着小畜生平日里就知道拿石子儿砸池里的蛙,杵着木棍逗路边的蛇,认真学起来可是个机灵鬼,这令查小花十分满意。


补课结束,大锤的手心早已沾满了汗,他拿出小手帕擦拭,并接受了校长夫妻俩留他在家吃饭的邀请。“俺家有个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娃娃,等俺叫他一起过来吃饭!”老万朝楼上一间书房喊去“小基!下来吃饭咯!”男娃从屋里走出来,这使得大锤惊得握紧了手里的花布片子。校长夫妻俩的宝贝疙瘩,竟是那天嘲笑自己的白净娃娃!


红薯蛋子、玉米烙馍、土豆炖鸡...查小花端出一道道美味,还少不了自家种的新鲜果子。


天不怕地不怕的索大锤,此时此刻却不敢动筷子。


“还发啥愣!喜欢吃啥多吃点!俺家小花的手艺棒着呢!““小基,给你大锤哥哥夹点菜!”


丁小基笑嘻嘻地瞅着提溜着脑壳子大气不敢喘的大锤,心里不知打了啥算盘,硬是夹了半碗热气腾腾的红薯蛋子给他。


红薯吃多可不是啥舒服事,大锤觉得口干舌燥,肚子也不争气地上下翻滚。他在一桌人热切的目光下与碗里的菜搏斗着,终于看到了碗底。这时,一片被菜汁浸湿的小纸片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TBC———

搞事哈哈哈哈哈哈

狂暴柏拉图:

从第一张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寻人启事。二公主: @AlisonLee 格鲁特: @踏雪莺歌 吧唧:我。和一些不知道身份的小伙伴们

总之是锤找基,盾找冬,铁和梅姨找小蜘蛛,小蜘蛛的回信,火箭找格鲁特,鹰眼找万家双子的故事。

他们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clarks和星战的联名款靴子 鞋盒有惊喜 有ep7开罗关于芮芮的台词 还专门标注了开罗的名字!四舍五入就是官糖啊!

P1带签名的都是小伙伴们的摸鱼